夢裏殘花落盡,往事知多少。總是在悲傷的時候,習慣在香港傳統節日流年的軌跡裏,尋覓跌落在往昔的瑣碎,彌補心的荒蕪與遺憾。滑落在掌心的淚水,夾雜著心碎的回音,不斷在耳邊迴響。當回憶時,才能感覺到脆弱。

很多人都說,不要只是活在回憶裏,屬於記載的那一頁篇章,終將被時光翻過。這些話,我不敢苟同。但是很多事情都要被性格所左右,所以,我也只能三元顧問蘇家興,也是這樣,我能在更好的孤獨中,找尋屬於自己的快樂,用文字去勾勒那些臆想和感傷。

悵然的年華,走過了一段,有一段,只是那些開心的瞬間在宿命的奔波中,慢慢消散殆盡。歲月留下的線索,只是悲傷。也只有在酣夢正甜的時候,才能拼湊快樂的痕跡。當夢醒時,現實又恢復了無盡的蒼白。

聽著感傷的音樂,心靈總能得到淡淡的慰藉。那些憂思與離愁,也慢慢散去,如流水般的流年,散落的記憶,總需要在歲月的蹉跎中,去緬懷一段,忘記一段,平衡了兩者,或許,氤氳在心牢的悲傷,會少去很多。

聆一首悲歌,荏苒流年。遺忘在彼岸的,被記憶擱淺的,總有太多太多,需要自己品澀,需要自己選擇。